快乐余味

德尼·拉旺说:“我的工具就是我自己,我是一个感受的机器,我观察生活,不断地在脑子里积累感觉、感情和画面。”勒内·笛卡尔    也说过:“我思故我在”,当我们学会使用自己这个工具时,那种存在感便具体了。

Lens:

在北京又一个被雾霾笼罩的日子里,Lens见到了法国演员德尼·拉旺。他瘦小的身体裹在大衣中,游离而又忧虑地对我们讲述了最初的杂技演员生涯、拍摄《新桥恋人》的日子、诗歌、逝者,以及对这个世界的担忧。

他56岁了,可是看起来已经完全是个老年人。他有一张奇特的面孔:纹路深刻的皮肤,浓密的眉毛,眼睛幽深而锐利,两颊坑洼的痘印是荷尔蒙过剩的年轻时代的痕迹。 
 
最初,“我是小丑、杂技演员和走钢丝者的继承人”,他告诉Lens,“他们为观众创造感情”。在街头进行了几年滑稽表演、年轻轻轻已经见识过死亡的面孔后,22岁那年,他被23岁的法国导演莱奥·卡拉克斯从就业中心发现,后者将《男孩遇到女孩》的剧本递给了他。 
 
从那时起,他变成了卡拉克斯的拉线木偶,在电影里开始扮演这位导演本人,直到那部极度失败又极度成功的《新桥恋人》。电影里,德尼·拉旺和朱丽叶·比诺什扮演一对流浪汉恋人,在卡拉克斯的要求下,他们天天一身邋遢地在大街上乱转。“我被失落、孤独和酒精吞噬了,在拍摄时,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演戏还是真的成了流浪汉。”德尼·拉旺告诉Lens,“这种混淆如此强烈,以至于我对自己的精神状况担忧。再加上不断的重拍和延期,我变得一无所知,彻底迷惑。” 
 
影片拍摄结束后,德尼·拉旺断绝了和卡拉克斯的一切联系。直到15年后,他们才冰释前嫌,他又在卡拉克斯的影片《神圣车行》中扮演了一个角色。此时的拉旺对于自身和角色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了新的领悟,他沉醉,却不再那么容易受伤。“角色必须被控制,”他告诉Lens,“希特勒和卓别林都建造和经营了一个带小胡子的形象,在希勒特的例子里,表演成了疯狂……而卓别林的情况正好相反,他的角色仅仅是一个角色。” 
 
在北京,德尼·拉旺为这个城市读了几首诗。“诗歌总是这个充满恐怖事物的世界中的航标。”他说。拉旺引用了一个很美的句子,“想进入诗意的生活,为此他必须穿越生活的诗歌”。 
 
他没有驾照,没有汽车,直到今天都是步行去片场——为了能更多“感受生活的气息”。“我的工具就是我自己,我是一个感受的机器,我观察生活,不断地在脑子里积累感觉、感情和画面。”他说,“有个非常优秀的演员叫萨赫·贝尔纳,他老了以后一只腿截肢了,但他还在继续演戏,他在舞台上扮演拿破仑的儿子,一个小伙子。我希望也能这样,只要我还有精力,就会动用我拥有的一切去表达。” 
 
关于Lens对德尼·拉旺进行独家专访的故事在新出版的 《视觉004:需要什么,年轻的身体便去找寻》有更多美好呈现,愿阅读继续丰富你的生活,温暖这个冬天:)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内容介绍: 豆瓣读书 
 官方网站 
 微博 
 豆瓣小站 
 订阅指南 
微信号:Lensmagazine
购买链接: 京东  亚马逊 当当 淘宝


评论
热度(122)
  1. 花开云舒快乐余味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快乐余味 | Powered by LOFTER